多部门打出“组合拳” 平抑肉价过快上涨

时间:2019-10-01 来源:www.mdjtour.com

9月10日,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畜禽肉价格上涨15.0%,影响CPI上涨约0.71%。其中,猪肉供应紧张,价格上涨23.1%,比上月上涨15.3个百分点,影响CPI约0.62个百分点。

多部门共同致力于稳定生产和保证供应

9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了稳定当前养猪生产,加快现代养殖系统建设,完善动物防疫体系,完善现代养猪流通体系,加强政策措施保障等具体措施。

具体而言,《意见》要求加快生产恢复,增加对新建,扩建养猪场,大型养猪场(家庭)建设的支持,以及对大型养猪场(家庭)的异地重建)到2020年底在禁区内,重点加强动物防疫,环境控制等设施。鼓励地方政府根据实际情况增加对养猪生产的支持。

11日,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和国家市场管理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引进稳定的养猪生产,确保市场供应。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副主任于康珍表示,除了继续做好非洲仔猪的防治工作,规范和管理违禁地区,加强监测和调度,提早上市警告,加强技术指导和服务等。转型升级的紧迫任务仍然是加快养猪生产的恢复。

他提到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及有关部门将敦促地方政府加快实施中央政府出台的各项支持政策和措施,重点是养殖场和大型农场,并支持新的建设,扩建和扩大养猪场,以改善基础设施。条件,加快补充列的添加。支持合格的非动物大县级养猪场开展粪便资源利用。监督当地实施的仔猪,养猪和冷藏和冷冻猪肉运输的“绿色通道”政策。同时,大力发展禽肉和水产品等动物蛋白替代品的生产。

中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补贴支持措施,以恢复生猪生产能力,抑制猪肉价格上涨。财政部农业和农村司司长姜大钊表示,财政部已出台临时贷款优惠政策。中央政府将补贴养殖场和大型养猪场的流动资金和建设资金贷款不超过2个百分点,支持养猪企业扩大规模,缓解资金压力,稳定养猪生产能力。

财政部还将支持实施改良养猪补贴,要求地方政府立足现有资金渠道,支持畜牧业县猪运输车辆建设,进一步巩固生猪发展生产。同时,明确要求省财政部门进一步加强整体协调功能,切实加大对猪的稳定生产和供应的支持力度,支持猪瘟流行,生猪生产和市场供应的防治。

9月1日,自然资源部发布通知,明确将养猪场用作农业用地。根据农用地管理,没有必要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允许将一般耕地用于养猪场,并且不需要耕地占用养殖用途的平衡。增加附属设施的土地规模,取消15英亩的上限,并确保需要土地用于养猪生产的废物处理等设施。

自然资源部耕地保护司司长高勇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有必要确保土地上养猪的土地使用要求,以便应该保证。

多渠道组合解决猪肉价格上涨的问题

在供应方面,《意见》鼓励有条件的社会冷藏资源参与猪肉储存。合理掌握冷冻猪肉储备的节奏和强度,通过多种渠道供应猪肉。及时启动社会救助与安全标准和价格上涨的联动机制,切实保障有需要人群的基本生活。协调使用两个国内和国际市场和两个资源,以更好地保护市场供应。

早在8月29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商务部将密切跟踪市场动态,会同相关部门适时投放中央储备冻猪肉和牛羊肉,增加肉类市场供应。同时,还将按照市场化的原则,继续鼓励扩大猪肉进口。

9月1日,交通运输部对整车合法运输仔猪及冷鲜猪肉的车辆,恢复执行鲜活农产品运输“绿色通道”政策。同时,交通运输部、农业农村部要求在2019年9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期间,对整车合法运输种猪及冷冻猪肉的车辆,免收车辆通行费。

猪肉价格上涨以来,发改委迅速向各地发出提示函,督促有关地方及时启动联动机制,按照时限要求,将价格临时补贴发放到困难群众手中。据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负责人彭绍宗介绍,截至目前,各地累计发放价格临时补贴32.3亿元,惠及困难群众达到1.29亿人次。

此外,《意见》强调加大金融政策支持,完善生猪政策性保险,提高保险保额、扩大保险规模,并与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联动,鼓励地方继续开展并扩大生猪价格保险试点。

9月4日,财政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出台《关于支持做好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切实落实好非洲猪瘟强制扑杀补助政策,完善种猪场、规模猪场临时贷款贴息政策,加大生猪调出大县奖励力度,提高生猪保险保额,能繁母猪保额从1000-1200元增加至1500元,支持实施生猪良种补贴等政策,进一步增强生猪养殖风险抵御能力。

建设长效机制 推动生猪生产转型升级

对于未来猪肉价格走势,后市预期趋于乐观。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王祖力表示,6月份以来全国生猪养殖盈利大幅提升,部分区域养殖场户补栏积极性明显提高,生猪生产恢复出现向好迹象。

回顾2001、2004、2008、2011和2016年的“猪周期”问题,除疫病的影响外,猪价的波动更多受到散养户过多,供需平衡难以保持的影响,容易出现行情好时一拥而上,行情差时一哄而散的情况。业内分析认为,规模化养殖占市场比例越高,猪价受周期波动就会越平稳。

本次《意见》的出台既立足长远明确了发展思路和目标,也提出了针对性的举措,于康震表示,《意见》在机制上的一个亮点就是鼓励生猪主销省份支持主产省份发展生猪生产,通过资源环境补偿、跨区合作建立养殖基地等方式,推动形成销区补偿产区的长效机制。通过政策的调节和支持,大大降低了猪周期对生猪生产的影响,既保障了供应方的利益,也弱化了猪周期带来的市场价格波动。

从金融支持方面来看,针对生猪养殖周期长,受市场、疫病等因素影响较大,《意见》提出“探索将土地经营权、养殖圈舍、大型养殖机械等纳入抵质押物范围”,给养殖户提供了融资渠道。中国农科院农业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朱增勇在采访中表示,金融政策支持解决了活体无法抵押贷款,金融机构不愿意给养殖业融资的难题。

扭转“猪周期”,建设畅销机制。政策层面通过鼓励散养户挂靠大企业,让规模养殖带动散养户从技术、规模、产销等各方面进行升级,扶持企业和小农户之间建立合作关系,促进产业化、标准化生产。通过订单和技术支持来约束、减轻散养户集中进出市场带来的过度供给、空缺等问题。

减少“一刀切”政策,通过疏堵结合的手段,依靠大数据指导按需生产,而非一味让市场价格来引导生产,是解决“猪周期”影响的有力手段。通过规范、规模生产,有效应对疫病对生猪生产的影响,也有效减少养殖对环境的影响。

致力于解决百姓吃肉的问题,立足国内基本自给的方针,政策“组合拳”长短结合,短期内致力于解决供应和生产的各项难题,而在长远看来,也理顺了生产和周期、市场和生产间的关系,进一步完善抓住了生猪转型升级的关键薄弱环节,必将进一步助推生猪生产向高质量发展迈进。

(责任编辑:王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