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负债率或逼近60% 持续收购下的蒙牛能否吃得消

时间:2019-12-24 来源:www.mdjtour.com

热门栏目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本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

原始标题:资产负债率或接近60%。持续收购下蒙牛乳业能“赢还是输”?资料来源:蔡华

前言:

为了实现“双十亿”的目标,蒙牛今年频频挥金如土。

11月25日,蒙牛乳业(-香港)发布通知,提议用6亿澳元(约合31.87亿港元)现金购买狮子乳业饮料有限公司(LDD)的100% 交易完成后,LDD将成为蒙牛的间接全资子公司,其财务结果也将纳入蒙牛的财务报表。

这一举措被认为是蒙牛乳业实现2020年“双十亿”目标的另一种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9月,它宣布收购贝拉米,11月,它宣布收购LDD,并在三个月内两次收购澳大利亚企业。蒙牛乳业以“双千亿”为目标,加快了澳大利亚乳业资源的整合。

布局“双倍十亿”。蒙牛对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市场持乐观态度

所谓的“双十亿”目标是指蒙牛集团到2020年突破1000亿元收入和1000亿元市值的目标 目前,蒙牛意味着接近1,200亿港元,比其收入目标低1,000亿美元。

蒙牛集团为什么要实现1000亿收入的目标?

收入超过1000亿元,甚至在伊利集团实现这一目标之前。蒙牛集团将成为中国乳业在世界上的名片,这对于提升蒙牛集团的品牌效应是不言而喻的。

要参与国际竞争,你需要有足够的收入来支持它。 长期以来,在国际乳品市场上的话语权一直掌握在欧洲、美洲和澳大利亚的大型乳品企业手中。 只有在收入规模的支持下,我们才有资格参与国际乳制品行业标准体系的制定和控制,才能提升中国作为世界最大乳制品市场的国际地位。

此外,打造一千亿品牌是蒙牛集团产品质量的最佳代言。 尤其是三鹿奶粉事件后,国内乳制品行业对品牌有了更强的认知度。 当然,提升蒙牛对国内乳业前龙实现1000亿元收入的信心意义重大,尤其是在伊利实现1000亿元收入之前。

蒙牛集团在三个月内相继大量收购海外乳品企业,这或多或少与这一目标的实现有关。

以LDD为例。公告披露,收购后,蒙牛集团将获得LDD高品质资产的控制权,包括大量高品质的澳大利亚奶源、位于澳大利亚各地的13家大型制造工厂,以及为知名客户服务的大型冷链配送网络。

刚刚购买的贝拉米奶粉是全球领先的有机婴儿奶粉品牌。它拥有许多高品质和超高品质的有机婴儿配方奶粉和婴儿食品。 至于此前宣布收购的伯拉食品,它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乳制品原料加工公司。

换句话说,三次收购完成后,蒙牛乳业在澳大利亚建立了涵盖原料奶、酸奶、乳饮料、奶粉和婴儿食品的多元化经营体系,包括涵盖奶源、加工、冷藏和销售的一整套工业体系。

根据这一分析,蒙牛经常挥舞支票购买澳大利亚乳制品企业,这不是故意的行为,而是澳大利亚市场的计划布局。 同时,这也是蒙牛集团推进“两千亿”目标的重要一环 根据蒙牛集团披露的信息,贝拉米和LDD在澳洲、东南亚和中国有很高的品牌认可度和市场需求。

特别是在已经饱和的国内乳制品市场,绩效增长变得越来越困难。走向海外,尤其是在快速增长的东南亚市场,自然是一个平稳的过程。 可以预测,完成LDD收购后,蒙牛集团极有可能继续收购其他企业,尤其是在澳大利亚和东南亚有很大影响力的一些行业品牌。

蒙牛密集分布在澳大利亚和东南亚,能否规避风险?

在频繁收购之后,蒙牛继续高度重视其资产,并祝福其在澳大利亚的业务,积极规划实现“双十亿”目标的计划 然而,蒙牛集团在拓展业务的同时,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风险。

其中,最大的风险在于企业的财务状况 以2018年为例,蒙牛集团实现收入689.77亿元,净利润30.43亿元,利率4.41% 相比之下,伊利集团同期实现收入795.53亿元,净利润64.52亿元,净利率8.11%。

不难看出蒙牛集团的盈利能力比伊利弱 事实上,在2019年之前,蒙牛已经大规模收购了许多国内外企业,如以114亿港元收购雅士利,以及持续收购现代畜牧业和中国神圣畜牧业等。 然而,通常是总收入上升,被收购企业盈利能力弱,甚至亏损。

以雅士利(-香港)为例。2013年,蒙牛集团斥资约114亿港元收购雅士利集团的多数股权。 然而,从2016年到2017年,阿什利集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目前,蒙牛集团大量收购澳大利亚企业,但考虑到贝拉米和LDD近年来净利润下降,甚至收入波动,蒙牛集团仍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化” 然而,“消化”过程自然会占用蒙牛集团的部分资源,从而影响企业研发和销售等诸多环节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司财务报告披露的数据核算,蒙牛集团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3.37%、54.16%和57.06%。 蒙牛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逐年上升。相比之下,2019年上半年,伊利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仅为51.03%

考虑到2019年下半年以来贝拉米和LDD的两次收购,蒙牛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可能会达到新高,甚至接近企业资产负债率60%的最高水平。

此外,大型资产购买集中在澳大利亚,极易受到澳大利亚政策变化的影响。然而,被收购企业的市场定位主要集中在东南亚、澳大利亚和中国,这些地区也容易受到相关市场波动的影响。 这对企业拓展海外市场和布局新的商业链极为不利。

对于蒙牛集团来说,实现“双十亿”的目标意义重大。但是,如果“双十亿”的目标过分强调,在期限内完成,缺乏必要的支持策略和风险防范机制,即使“双十亿”的目标完成,也难以长期维持下去。

规模与竞争力,蒙牛集团的选择。

事实上,在蒙牛集团急于实现“双千亿”目标的同时,还有一个蒙牛集团一直忽视的问题:蒙牛集团想要规模还是企业竞争力

通过蒙牛集团近年来的一系列收购,除了争夺优质牛奶资源之外,蒙牛收购的许多企业不擅长相关业务或技术领域,缺乏竞争力。 以贝拉米为例,奶粉业务一直是蒙牛集团产品的弱势竞争领域。 正因为如此,蒙牛收购了雅士利、贝拉米等企业。

但收购后,蒙牛集团自主品牌奶粉业务仍未改善。 相反,虽然没有关于收购奶粉企业的重大新闻事件,伊利集团的奶粉业务一直发展顺利。除了金领奶粉的市场份额逐年扩大之外,其高端有机奶粉品牌赛纳姆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造成这种巨大反差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双方在R&D投资上的差距尤为关键 2018年,蒙牛仅投资1.59亿元进行研发,同比增长近20%,占总收入的0.23%。 相比之下,伊利在2018年的研发投资为4.27亿元,是蒙牛的两倍多

从这个角度来看,蒙牛集团无论是想要企业的规模还是竞争力,还是在推动企业规模扩张的同时提升自身的研发能力和竞争力,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蒙牛集团正在朝着“双千亿”的目标征程迈进。 目前,蒙牛集团的收购速度并不快,但能否实现从数量到质量的转变是一个问题。

如果从量变到质变真的很难,即使蒙牛已经实现了“两千亿”的目标,他也可能会“被疾病困扰”。 然而,一家“病入膏肓”的企业自然无法与伊利竞争,更不用说代表中国乳制品的最高水平了

结论

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太多的企业追求规模,却无法做大做强。 因此,在一系列收购之后,重组甚至破产是无法逃脱的。 平衡发展机会和风险防范也是优秀企业和企业家的基本素质。 至于蒙牛的未来发展,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但有一点需要解释,如果市场上有两家关系密切的龙头企业,在竞争中,不是做得最多的企业,而是犯错误最少的企业。

——